昆仲资本

2018.05.17昆仲资本王钧的远望

2010年11月2日,正式受邀成为学大总裁半年的王钧,完成了学大在纽交所的上市目标,比预期的上市时间提前了一天。敲钟的那一刻他很平静,有如释重负的感觉。回看当天的照片,如王钧所言,“你都不一定能找得着我。” 但晚上的庆功宴,王钧却和团队 “好好释放了一把” ,在哈德逊河的一艘邮轮上,西装革履的80多人,把能喝的酒都喝光了,整个团队哭成一片,王钧也喝倒了。

第二天早上,睡醒的王钧独自到中央公园溜达了一圈,认真思考着摆在面前的一切,“确实有点成就感,但是从另一个角度讲,还确实觉得算完了个事儿”。学大是个不错的平台,但本质上,公司的军功章属于初创团队,他的任务是阶段性地助推公司成长,他问自己,“是不是想长期或者把这个事当做自己的事做下去?” 虽一时无解,但他也确实开始 “琢磨以后干什么”。

从纽约回来后的一年半,王钧选择回到投资行业,此时距离他第一次接触投资行业已经整整过去了6年。

折腾Venture这事最快乐

“对吴总我还是非常佩服和尊重的,鼎晖做得很好,我在那儿待了四年,还是蛮有感情的”,王钧说。他口中的吴总正是鼎晖创投创始人吴尚志,这位经历过上山下乡、工农兵大学并且在麻省理工深造的前辈,是王钧眼中的牛人、多年的老师、以及曾经的上司。

2005年王钧回国工作,“两眼一抹黑” 的他首先去 “聚集了一帮聪明人” 的麦肯锡做咨询,服务中国移动、西门子等高科技企业。一年半后,他结识了鼎晖创投的负责人王功权,彼时做PE起家的吴尚志准备向VC进军,急需兼有技术背景和商业化训练的人才,原本就希望在高科技公司 “整点事儿” 的王钧觉得投资这件事和他的价值取向挺相近,于是2006年底他加入鼎晖,正式步入了创投行业。回忆起那段 “十来个人做venture” 的时光,王钧说,那是 “简单和快乐的几年”。

第一次接触VC行业,王钧觉得这样的转型顺理成章。原先就有互联网实业背景的他在鼎晖主要关注TMT及消费类项目。“venture这个行业其实是没书可读的,你有一个好的思想方法,有好的方法论,我觉得这还是挺重要的。” 在鼓励创新允许失败的VC文化下,以吴尚志和王功权为代表的前辈给予了新人王钧很多经验和教训,让这个新人 “少踩了很多坑”。

学大是王钧投资的第一案,此前,由于一个当时很有行业影响力的项目未能如愿投进去,郁闷之下,王钧开始深挖教育行业,找到了 “个性化辅导” 这条线。“那时候那个业务线起得特别快,就是你看其他业务线都是这样的,它那条线是这么切的”,王钧比划着手势,作高速增长状。

“早期企业投资多了, 还是蛮想尝试一下公司运营和管理的”,大概没人想到,投资学大的王钧会在之后加入学大。2010年,学大创始人金鑫找来谙熟美国市场的王钧,希望他能出任学大CEO,带领学大赴美上市。其时,王钧作为投资人早已对学大倾注了相当的精力,甚至 “有一段时间恨不得每周都去溜达一圈”,在创始团队的盛情邀请下,王钧答应以总裁的身份加入。提起这事,王钧不禁流露出对王功权的谢意,“挺感谢功权的,他说人都可以上市了,你有这么个机会,把它弄成一上市公司,也发挥你的特长,确实是个好机会,从你的角度讲,我肯定希望你去试试”,放弃SVP的职位和未来可能的carry,王钧完成了从投资人到管理者的转变。

说起学大的几年,王钧笑称自己的白头发都是那几年熬出来的。“上市前,我们团队最长的时候搞过四天四夜没睡觉。” 时任学大投资部总监的杨杰回忆,王钧从 “早上九点就坐在会议室开会,一直到晚上十点,非常辛苦”,换作自己肯定吃不消,但王钧就这么过来了。2012年,学大官网发起了一则公告,称王钧因追求个人兴趣辞去总裁一职。提起当时的心态,王钧笑着说:“折腾来折腾去,还是折腾venture这个姿势最舒服最快乐。”

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机会

从学大辞职后,王钧在江铜投资短暂担任了一段时间的CEO,2013年通过好友结识了复星集团的郭广昌后,创立了专注早期投资的复星昆仲平台,定位投资Mobile+的机会。提起复星三年的成绩,王钧自信地说,“现在账面上还是挺好看的,微医一个项目应该就把这三年所有的投资成本拿回来了。至于最后回报是几倍,现在盖棺定论还有点早”。“好的投资人其实要特别了解自己”,在复星昆仲三年,王钧更加坚定投资 “这个事儿还真是我的菜,我吃这盘菜的时候是最爽的”。

虽说这三年是个不错的开端, 但昆仲和复星集团的合作在一期结束后却终止了。本质上,还是独立发展和双方谁有更多话语权的问题。2016年,五位合伙人独立出来,成立了昆仲资本。

决定独立出来的那天,“客观地说,我也有点压力”,和郭广昌道别后,王钧找到了老领导吴尚志,老吴看着前来取经的王钧,回忆起鼎晖初创期的艰难情况。2000年,美国互联网泡沫不仅让硅谷和华尔街遭受重创,更直接导致了中国创业板的搁浅,创投市场,寒冬凛冽,鼎晖第一期基金仅募集一亿多美金。“你看,我们当时没多少钱,我们踏踏实实做了一个十几倍的基金出来。” 王钧豁然开朗,“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机会,就看你抓不抓得住”。

如果说 “消费升级造就了鼎晖、电商造就了红杉,移动互联网造就了经纬,” 那么前沿科技及教育将成为昆仲能够把握的最大机会,“相对来讲竞争没有那么急,包括前沿科技啊、教育啊,我们其实很少输早期的deal,如果要想抢,一般都能抢进去”。

为了锁定优秀企业,昆仲有个不成文的习惯,凡是立项的项目,王钧都会和创始人单独见面。通常,昆仲更愿意 “抢” A轮,相比 “club deal”,王钧更愿意成为 “捣鼓deal” 的人,“人家已经打理得干干净净包装的票,化好妆了端给你,这谁不能干,你要能把这个deal弄起来,我觉得这个是真本事”。坚持早期投入,是因为王钧明白,“如果你是打酱油的,你很难跟企业家建立特别深厚的关系,所以说为什么你要在董事会里积极参与,要在关键时候帮企业家出主意,你只有通过这个东西跟一些优秀的企业家建立比较长期的稳定的关系,共同成长,被投企业成长起来了,昆仲这个品牌才能成长”。

不要局限于做小老板

对于企业,王钧有自己坚持的原则:“要么你是头部第一,要么你有稀缺性”,王钧鼓励创始人做能杀出来的企业,对此,欧美思创始人杨杰深有感触。杨杰与王钧相识于学大时期,浸淫教育行业多年,是王钧口中 “杀出来” 的企业家。

2013年欧美思起步,没有多元化和多品类的扩张,但现金流却很不错,杨杰心想,“我自己做一家企业,一年赚个上千万,当个小老板非常舒服了,为什么还要稀释股份找投资呢”,但王钧告诉他,“你要做一个真正的事业,肯定是要往上市公司方向走的,融资只是你的第一步”。在杨杰看来,王钧 “智慧” 的地方就在于,“他会告诉你企业的终极目标在什么样的地方,什么才是一个高级的企业,什么才是一个国际化的企业,而不是让你局限在做一个小老板。” 他还会找来很多朋友与你接触,“在沟通的过程中,你会不断修正自己的想法,你最后会发现什么叫智慧者,智慧就是他其实已经明白你心里的想法,但他不会改变,因为他知道改变不了,他需要不停地有很多人改变你以后,他再告诉你结果”。

杨杰认可了募资,但走上募资之路的欧美思却一波三折。当时国内O2O模式下题库类项目火热,相比之下,杨杰的项目显得 “不那么性感”。一些著名投资机构觉得欧美思 “卖卖服务啊、卖卖课件啊,也不可能做大”,但王钧看到了欧美思B2B模式的前景,在A、B轮均进行投资,甚至在B轮追加超投。做互联网改造的时候,杨杰不解,“每年烧一两千万,做这件事有意义吗?” 王钧却告诉杨杰,“这个事其实毋庸置疑,未来不光是欧美思,所有的公司都在移动互联网化,都在智能化,你今天不做,未来一定会落后。” 于是欧美思做了云平台、做了一系列互联网营销工具。截止到目前,欧美思已经在全国八个城市设立服务基地,会员分校达2,000家,项目合作5,000家,由欧美思开发的 “招生云” 一度成为教育机构之间的爆款,杨杰说:“我们的成功和钧总的支持和辅导分不开。”

从复星离开的时候,王钧曾因 “昆仲” 这个名字与复星交涉良久。“昆”,从象形文字上看,是两个小人在太阳底下手拉手,从字面上看是 “兄弟” 的意思,对这个名字,王钧有三重期许:一是象征着昆仲与创业者之间的信任和情谊,二是象征机构成员之间的兄弟关系,三是在整个投资生态圈中,昆仲能够保持和中介机构以及上下游生态圈之间的良好关系。

抱着这样的期许,5年时间,昆仲共投资了90多个项目,其中80%都是领投,均进入下一轮融资,微医集团、慧科集团、众盟、和创科技、小鹏汽车、博车网、速腾聚创、深醒科技、深睿医疗、爱笔、成长保、UniCareer、欧美思、鲲游科技等项目在行业中均占有重要地位。

中国真正解决传承的基金还没有出现

王钧把昆仲的打法总结为 “选好跑道, 找到牛人, 希望能大股比地砸进去,然后踏踏实实地跟企业共同成长。” 王钧想做的,不仅是一支挣钱的VC基金,他希望能打造出一个有价值的平台, 实现更长远的传承。

回顾国内的投资机构,王钧不无遗憾地说:“我觉得现在中国的VC机构,真正理顺了机制, 解决了传承问题的基金还没出现。很多头部基金越来越机构化,金字塔越来越高,有才干的年轻人越来越难脱颖而出。” 而他自认有好的机制和胸怀去打造一支能够传承的创新投资机构。

孙杰璁的成长轨迹一定程度上印证了王钧的话。2014年,25岁的孙杰璁加入了复星昆仲做投资经理,这是他入行的第一家机构。回忆起刚入行的时候,孙杰璁觉得自己是幸运的,入行不到一年的时间,他就主导投资了摩贝,2016年就晋升为副总裁。在投资这个结果导向的行业中,“昆仲给年轻人的机会是比较多的”,当被问到新人什么时候可以主导投资时,孙杰璁摇摇头,“我们没有限制,昆仲鼓励年轻人,最好从实习期开始,就可以推荐项目,另外当然从激励机制上来说,每一个投资团队的成员,或者说已投项目的成员,都有明确的激励。”

 在孙杰璁的眼中,王钧身上有种领袖气质,他会注重和年轻人之间的沟通,甚至给机构的85后们建立微信群,鼓励大家建言献策,让大家好好 “教育” 自己,“机构很信任我们,这对年轻人来说很重要”,孙杰璁说。

2005年,王钧坐上了从美国回国的飞机,这是他赴美留学后的第十个年头,十年间,王钧攻读了西北大学的MBA,先后就职了甲骨文、微软和亚马逊等著名企业。一方面是高质量和悠闲的生活,一方面是颇具技术含量的工作。“你说有没有点留恋?肯定有。最后做出来的东西还挺牛掰的,全世界人都在用。你说那种安逸的生活方式是我真心喜欢的?那是假的。” 王钧摇摇头。

时至今日,王钧依然清晰的记得大四那年,在北大物理所的机房,用一条56k的modem第一次上网的场景,“哎呀,那是我第一次发了个电子邮件。然后花了一顿饭的功夫,用Mosaic打开了一个网页,当时觉得这个世界好神奇啊。”

资料来源:冯玉娟 吴金娇 出类

法律声明

本网站由昆仲(深圳)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及其关联方(以下合称「昆仲资本」或「我们」)创设。在使用本网站前,请仔细阅读下列条款。如您使用本网站,即表示同意遵守下列各项条款。

网站所有权和知识产权

本网站的域名及网站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本网站的域名、数据、文字、商标、标识、图像等)均属于昆仲资本或相关权利人。未经昆仲资本或相关权利人事先书面许可,您不得以任何方式将本网站内容用于商业用途。

隐私保护

我们尊重本网站访客的隐私权。我们一般会记录一些网站使用信息,例如本网站的访客人数和频率。这些信息可能包含您进入本网站前及离后所浏览的一个网站、您所使用的网络浏览器和您的IP地址。如果您自愿向本网站提供资料,例如索取一般资料或提交商业计划书,我们可能会出于合理的商业目的记录并使用个人识别信息,比如您的姓名、电话号码及电邮地址等。

递交商业计划书或其他保密信息

我们极为荣幸通过本网站接收您递交的商业计划书。但因我们收到之商业计划数量诸多且其中不乏相同或相似的信息,我们无法向您保证不会误用或披露这些信息,除非我们已和您就保密信息使用签署了明确的书面协议。请您务必在向我们递交商业计划书或其他您视为保密信息的文件时加以考虑。

免责声明

您已知悉我们是依现状提供本网站内容,不会对本网站内容作出任何形式的保证。我们对因您使用(或无法使用)本网站而产生的任何损害或伤害(包括但不限于特殊或间接损害)不会承担任何责任,包括因无法执行、错误、遗漏、中断、缺陷、操作延迟、电脑病毒、连线中断或其它电脑故障而造成的任何损害或伤害。

kinzon@kinzoncap.com

 

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中路5号财富金融中心6层604单元,邮编 100020
北京 · 上海 · 深圳 · 硅谷